须臾

[须臾]读《摄影构图学》脑洞大开

Sunday, October 11, 2015 9:55:03 PM 晴

“凡作一图,若不先立主见,漫为填补,东添西凑,使一局物色,各不相顾,最是大病。先要将疏密虚实,大意早定。洒然落墨,彼此相生而相应,浓淡相间而相成。拆开则逐物有致,合拢则通体联络。自顶及踵,其烟岚云树,村落平原,曲折可通,总有一气贯注之势。密不嫌迫塞,疏不嫌空松,增之不得,减之不能,如天成,如铸就,方合古人布局之法。”——沈宗骞《芥舟学画编》

今天读《摄影构图学》,序言中引了清朝沈宗骞《芥舟学画编》中的一段话: “凡作一图,若不先立主见,漫为填补,东添西凑,使一局物色,各不相顾,最是大病。先要将疏密虚实,大意早定。洒然落墨,彼此相生而相应,浓淡相间而相成。拆开则逐物有致,合拢则通体联络。自顶及踵,其烟岚云树,村落平原,曲折可通,总有一气贯注之势。密不嫌迫塞,疏不嫌空松,增之不得,减之不能,如天成,如铸就,方合古人布局之法。”

我本是想感受其中的艺术的手法,岂知灌顶有醍醐,遂将其改为“今之为人,若不先立主见,漫为填补,东添西凑,使自身所为,各不相顾,最是大病”。与君共勉。